什么是“有效碳”解译高碳肥养分情况!

什么是“有效碳”解译高碳肥养分情况!

一、有机高碳肥破解了农业的理论和实现十大难题

(一)有机肥的困局和解困之道

我国现行商品有机肥的生产目标(矿化腐殖质),生产工艺(好氧高温发酵不断翻堆和高温烘干),把有机质由大分子分解成小分子,再由小分子分解为水和二氧化碳排掉,剩下一堆空壳,技术标准(以“有机质含量”为标准,“总养分指标”不包括“有机质营养”)都是错的!简言之就是“弃其精华,存其糟粕”。因此商品有机肥肥力低、肥效慢,还因标准不科学经常被不法厂商钻空子坑害农民。

商品有机肥存在的问题在肥料界早就吵开了,其困局连农业部的技术官员都公开承认。可是解困之道一直没人提出来。

有机碳肥的研发就是由此入手的。我们发现植物的有机质营养本质上就是碳元素,但单质碳不溶于水,不能被吸收;二氧化碳(CO2)不经叶绿素光合转化成碳水化合物(一种有机碳载体),也不能被吸收。因此植物的有机质营养形态一定是可以被植物直接吸收的有机碳,这就是小分子水溶有机碳,简称“有效碳”。经大量试验表明,有效碳的分子粒径在几十到数百纳米,水溶性极好,可被植物根系和土壤微生物直接吸收利用。

丢弃有效碳,此传统有机肥之所以衰也;保护和增产有效碳,此有机碳肥之所以兴也!

(二)植物碳营养来源只有一个通道吗?

几十年来我国几乎所有经典的植物营养学和土壤肥料学教科书都不承认植物根系能直接吸收利用有机碳,认为CO2经叶片吸收叶绿素光合转化成碳水化合物,是植物获得碳营养的唯一途径。传统有机肥就是被这种理论导入死胡同的。

无数自然现象和几千年有机种植历史告诉我们:事实上存在植物由根系直接吸收小分子水溶有机碳的另一条碳营养通道。有机碳肥的研发和成功应用,主要理论依据就是这一条。

(三)土壤板结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多年来连篇累牍的演讲和论文,都有一句话:“由于长期使用化肥造成土壤板结”大量施用化肥的确给我们土壤带来了很多的负面影响。但是在板结的农田,只要一次性每亩使用50公斤有机高碳肥,土壤数日之内便开始疏松,且土壤改良势头可持续数茬之久。

事实说明:土壤板结的本质是土壤微生物生存障碍和生物多样性缺失,而这种微生物“式微症”的原因是微生物繁殖所需的能源——碳的馈乏,土壤中可供微生物直接吸收的有效碳太“稀有”了!

(四)我国有机肥料的推广为什么举步维艰?

有机肥料曾被农业界乃至国民寄以厚望,认定它能消除“化学农业综合症”,给农业发展开出一条光明大道。可事实上,有机肥料产业二十多年来发展缓慢,农民在耕种中很少问津于它。其中除了使用成本之外,主要原因是多数应用效果达不到预期。

并不是所应用的有机肥料质量达不到标准,而是有机肥料的研制者和使用者都忽略了一个大问题:土壤碳(有效碳)氮比问题,基本上所有有机肥料都用传统有机肥或不溶于水的泥炭做基质。基质中不含一定浓度的有效碳,施入土壤中又得不到有效碳,肥料中的微生物不能快速繁殖,其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说形象些:功能微生物和有效碳的关系,就如鸡蛋的蛋清与蛋黄的关系。有机肥料的研制者们光顾着提供蛋清,忽略了蛋黄,自然孵不出小鸡来。

(五)土壤中土传病害防治的上策是何策?

高碳肥减少作物病害

现在大量耕地土传病害肆虐,从专家到农民都在寻找更毒更狠的农药对付它。但事与愿违,药物狠,病害更狠,发病势头并没受抑制。这个问题已经危及了广大人民的健康和国家的声誉了。

土壤单位体积中有益菌株只有几十个,却有几百个致病菌株,过数天后致病株会发展成几亿个,而有益株可能只剩几个了。这是微生物世界的“优势占领”定律。如果只有几十个致病株,却有几千个有益菌株,过数天后有益菌株就是几十亿个,而致病株可能只剩几个了。

这是微生物世界的“优势抑制”定律,这就叫生物防治也是防治土传病害的上策。以上道理许多人都知道,可是为什么总是选择下策(毒杀)而不选择上策(生物防治)?因为人们还不知道有机高碳肥,不知道有效碳能在改善土壤生物多样性抑制土传病害方面有令人不可思议的作用:我们每亩用100公斤有机高碳肥,当季就让一块蔬菜根肿病严重的菜地获得蔬菜大丰收。

(六)化肥利用率低的主要原因

我国化肥利用率之低几乎是世界之最。不算造成水体富营养化等环保问题,光算化肥浪费这笔账,我国每年与世界平均利用率比较就多浪费1000万吨,约为人民币240亿元!

造成化肥利用率低问题也应该追溯到植物营养学经典理论的片面性。“经典”十分明确地认为:矿物质营养是以离子态被植物根部吸收并以离子态进入植物细胞壁的。事实上这是在土壤有机质贫乏的情况下才发生的。在这种土壤中,化肥营养呈离子态。矿物质营养除磷营养外,几乎都是正离子,那么多正离子在根部吸收孔互相排斥而妨碍进入。磷酸根(负离子)又容易与多种正离子结合成水不溶物。

高碳肥提高化肥利用率

所以化肥利用率低。大量自然现象说明,矿物质营养离子具有强烈的趋有机碳营养性,所以在有机质含量丰富的土地,生产等量的农作物所用的化肥比板结土地要少得多。看见化肥利用率问题首先得从理论上找原因!当然,植物根部衰弱,土壤结构不良,都导致化肥利用率低,而这些现象正是缺碳(有效碳)造成的。所以化肥利用率低归根到底就是土壤缺有机碳营养。实践证明:有机高碳肥与化肥合理混用,化肥利用率可提高约40%。

(七)生产高品质的农产品唯一的途径就是有机种植!

从理论上说:只用纯有机营养不加任何矿物质营养,是种不出好庄稼的。现在搞有机种植所使用的有机肥和其他农家肥,都含有一定量的矿物质营养,只不过是相比之下有机质营养丰富得多,使任何矿物质营养都没机会以离子态进入植株内部。而矿源腐植酸高碳肥就保证了农产品质量健康口感好。排除了矿物质营养制约的因素,所以有机种植产量很高。对于我们这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有机种植是唯一被国家所重视的。

我们的实践证明,有机高碳肥种出来瓜果蔬菜品质高、口感好,各种维生素丰富。这正是质量和产量双优的见证。

(八)哪种病害对我国农业危害最严重?

是“缺碳病”!植物干物质中约有35%是碳元素,而植物新陈代谢每时每刻都在“燃烧”碳,所以每株植物一生所需的碳远远大于其所积累的干物质中的碳。不是有取之不尽的CO2气体吗?但CO2只能经叶片吸收和光合作用才能被利用。且研究表明:植物利用CO2(在阳光充足时)最佳浓度是0.1%,而自然界空气中的CO2平均浓度只有0.03%。可见农作物一般都缺碳。阴雨天和夜间没有光合作用,农作物缺碳更严重。如果土壤不能有效地向作物供给有效碳,农作物就得“缺碳病”。

植物病害

农作物“缺碳病”的直接表现是:根部衰弱、植株早衰、光合作用效率差、果实发育不正常、免疫抗逆机能低,进而引发多种病害。可以说“缺碳病”不但是农作物百病之首,而且是百病之源。毫不夸张地说:缺碳病是当今农作物的壹号病。

抓住“缺碳病”这个“源首”,根治缺碳病,就是牵住了农作物病害防治的“牛鼻子”。这是有战略重要性的技术措施。

(九)偏远山区和草场农(草)业产能低的特殊原因

我国西南的偏远山区农业历来低产,农作物单产普遍不及平原地区的50%,其原因很多,可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人们都不太注意:那就是缺碳。西南山区多阴雨天,农作物光照差,CO2吸收较少;而山区又多是梯田,有机肥用量大农民不爱用,经常以“少而精”的化肥对付施肥,所以土壤中有机质贫乏。有机碳肥少而精适合山区施用,还能“放大”叶绿素工作效率增加碳水化合物的积累。有机高碳肥正是名副其实的山区“扶贫肥”。

我国大部分牧区草场分布在西部西北部,牧草生成量少,因此我国牧区单位草场载畜量仅为新西兰的35%左右。高原草场产能低,除了气温,雨水等自然条件较差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空气中CO2浓度比低海拔地区稀。如果使用液态有机碳(兑水)空中航洒,对此类草场的产能提高将会产生重大作用。

(十)焚烧秸秆为何屡禁不止?

我国许多粮棉油产区农民素有焚烧桔杆的不良习惯,既浪费了资源又污染环境,近年来华北地区秋冬雾霾天气严重,大多与此有关。虽然各地政府花大力气制止,并多方推广秸秆腐熟剂促进秸秆还田,但效果有限。焚烧秸秆似乎成了社会肌体上去不掉的牛皮癣。

问题就出在“秸秆腐熟剂”上。现各类腐熟剂均是微生物菌剂,不带“蛋黄”的“鸡蛋”,到了土壤里得不到起爆能量(有效碳)微生物就不能繁殖,秸秆也就长时间不能分解。

我们向种植大户推广有机高碳肥,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收获后直接把高碳底肥撒到庄稼地里,每亩以100公斤,再开动旋耕机把菌剂连同秸秆一起翻压进土壤,淹一遍水(或下一次透雨),10天内秸秆全部腐解,这相当于向地里重重地施了一遍有机肥。推广这种简易有效而又经济合算的秸秆还田方式,哪个农民还会执意焚烧秸秆?

二、有机高碳肥的主要有效成分和作用机理

(1)腐植酸成分与意义

1腐植酸由三种物质组成:黄腐酸、褐腐素、黑腐素。

2黄腐酸又叫富里酸,具有强酸性,有强烈的腐蚀矿物质能力,它的作用主要是使土壤难容的矿物质便为可溶,特别是磷、钾、铁、钙、镁、锰等,从而利于植物吸收。

3褐腐素又叫胡敏酸,是亲水胶体,带有负电荷,可以吸附或置换土壤中的K+、Na+、NH4+等离子。它可以使土壤单粒结构变为结构,使土壤颗粒变成一个个保水保肥的小水库和肥料库,从而提高了土壤保水、保肥能力,增加了土壤空隙,提高了土壤空气含量。

(2)有机碳

˜高碳肥

1有机高碳肥中小分子水溶有机碳(即有效碳)含量是传统有机肥的5~10倍,即有机营养肥力是传统有机肥的5~10倍。可取代有机肥,用量是传统有机肥的10%~20%,这相当于化肥的使用当量。

2有效碳水溶性极好,因此有机高碳肥也具有化肥那样的速效性。

3有效碳使土壤中微生物所需的碳氮比提高,微生物快速繁殖,进而引起土壤生物肥力物理肥力和化学肥力的连锁促进效应,因此有机碳肥兼具快速改良土壤和连续持久的肥效表现。

4有效碳以螯合、络合、阳离子置换和物理吸附等形式把矿物质营养离子“包夹”在小分子团中,以零电价的形式进入植物根系吸收孔,大大提高了矿物质营养的生物有效性从而使肥料利用率得到很大提高。

5有效碳促根改土,使植株肥水供应畅顺充足,叶片宽厚,在阳光下不萎篶,叶绿素丰富,光合作用效率大大提高,农作物就能健壮高产。

(3)各种大、中、微量及稀有元素

丰富的大量元素和中微量元素如(氮、磷、钾、钙、镁、硫),而且合理的补充微量元素和稀有元素,(如铜、锌、铁、锰、硼、钼、钛、硒等元素)。肥效之所以“缓、稳、长”;是其含有一定数量的速效氮、磷、钾和迟效性氮、磷,钾可以起到改善作物营养的作用。

三、高碳肥的主要品种和使用功能

(一)高碳底肥:做基肥,

高碳底肥

1.果树类,每亩地100-120公斤。
2.叶菜类,用量80公斤每亩作为底肥。
3.根菜类,100-120公斤每亩。

4.豆菜类,60-80公斤每亩。
5.瓜果类,100-120公斤每亩。
6.经济类作物,100公斤每亩。
7.粮食类,40-120公斤每亩。

作用持久,改善品质、强化根系、抑病抗逆、防虫驱虫、降低重茬障碍、提高土壤肥力、提高产量

不含任何动物粪便、抗生素、城市污泥成分。

(二)碳能追肥:做追肥,

碳源追肥

1.果树类,每亩地100-120公斤。
2.叶菜类,用量80公斤每亩作为底肥。
3.根菜类,100-120公斤每亩。
4.豆菜类,60-80公斤每亩。
5.瓜果类,100-120公斤每亩。
6.经济类作物,100公斤每亩。
7.粮食类,40-120公斤每亩。
建议与底肥搭配使用!

不含任何动物粪便、抗生素、城市污泥成分
疏松土壤,增加团粒结构
增强土壤保肥供肥能力
抑制土壤病害

(三)有机碳能冲施肥:

有机碳能冲施肥

1.滴灌、冲施:每亩每次用量1kg,均匀溶解入施肥罐或直接随水冲施。一般在作物苗期、生长期、花期和结果期结合施肥共施8-10次。
2.浸种、蘸根:直接加水搅拌配成1:500浓度的溶液,浸泡3-4个小时,温度高时可适当缩短浸泡时间。

自然灾害的预防和灾后抢救(有机碳能冲施肥)。

(四)增产情况统计

与使用等量化肥的情况相比,经应用有机碳肥,农产品高产优质,综合提高经济效益如下1、叶菜类30~40%2、瓜茄豆类40~50%3、根茎类30~40%4、水果类20~25%5、中药材50%以上6、大田粮食作物15~20%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